明智红木家具

欢迎您访问明智家具官网!中国红木家具十大品牌

早8:30到晚20:00贴心咨询 13427048039

大家为什么都喜欢买传统红木家具?传统家具的由来?

时间:2020-03-14 来源:本站 作者:红木家具网 浏览:1133次

工匠是传统家具的一线创作者,他们的心得智慧通过物化的器具,于师徒之间的传授与交流,以及小范围群体间的“言传”。器具创造者本身的内在文心、匠心没有文字立传,而是成器后由受者用者观者藏者自己去欣赏与赞喻,且因人而异,以至于没有形成相应的历代传统家具理论。

传统家具没有像传统建筑那样,留存大量的图稿,没有如近百年来梁思成等几代哲人先驱的测绘及基础研究和具体的设计实践,形成丰富的中国传统建筑理论体系。传统家具在历代文献中提及甚少,或只是作为建筑的一部分有所描述,或近现代中外玩家藏家学者的实物赏读和图片叙述,即使有一些研究也是较为初级的,没有或无法深入到“成器之前”的匠心工法。真正意义上的传统家具理论直到上世纪中后期王世襄的《明式家具珍赏》与《明式家具研究》才首次出现,为我们开启了理论之门,但与传统书画理论或传统建筑或其他传统工艺(如陶瓷等)理论相比,这仅仅是个开端。大家为什么都喜欢买传统红木家具?从这三个方面就可说明:

一、中国传统家具的造型基础

研究传统家具除了赏读赏析或写一篇文词华丽的读后感之外,还可以从技术上分析,从形成这些意韵特色构造的原理上去解析,从这些构造形成的之所以然上去探究。要说清中国传统家具造型特点,可以与西方古典家具作比较,在比较中易于了然。

西方古典家具特别是哥特式与路易家具等,造型基础是着重于体积感的块面,尤如建筑或雕塑,强调的是整体张力,以及与空间的互动。家具的外表有完整的闭合面,或曲或直或拼花贴面或精雕,而整器的内部结构无需现显,或者说不太讲究,以至于铁钉锣丝相辅。家具的首要是功能与美观,而美观是以直接感知为主,所以有明显的几何块面与可量化的黄金律及人体工程学等等。

而东方中国传统家具,同样以功能适可为前提,着重的是简约与内敛,讲究的是人文意韵。其造型基础是构架,一种以条杆为主的经纬搭接横竖间架的线形结构组合,在这些线形条杆结体中,表现出美感与意韵。支撑这些线形条杆结体的构造法则与连接方式(榫卯),本身也成为了整器美感意韵的一部分。同时,因整器外表无需闭合,可观知到的器具的“里侧”,也成为了整器美的一部分。而这类“里侧”美与榫卯合缝美以及通过合缝外表而联想到榫卯的“内力美”,是西方古典家具不具备的。中国人对世界的感知,常常与线关联,即使人体美肢,也喜欢用“线条感”来形容比喻。中国传统家具造型的基础,从本质上讲,就是以线形框架为主的构造结体。

二、经典家具的书写性

中国人对间架及线形框架,自然就会联想到木构建筑与文字。家具与建筑一样,都要求有横平竖直的架构。建筑可聚人屋内与避雨遮风御寒,家具可卧睡坐息与载物纳藏,都需要有个水平架构,以及支撑这水平架构的立柱或腿梗。中国人以木为本的造物思想,一开始就抓住了横竖经纬等自然之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木建筑木家具与人的居息关系,将“木”牢固的成为了造物之材。而木作家具由于与人的日常居息更为亲近,以至于直接影响了我们的造字(部分象形文字),文(字)化与物化相融相合。东方之木,木的生长向上,以及横竖经纬的线形构造也成为了中华文化的瑰宝。


三、笔墨精神的物化

家具的每一杆,同样讲究杆形的变化,曲直、粗细、长短、方圆等等变化。变化中同样讲究势韵有度,有起有收。如官帽椅之搭脑或扶手杆,变化丰富而有力,分毫之间要把握恰当,不可过也不可欠,细了则太纤弱,粗了又太庸腫,弯度不当则僵,曲变不畅则呆。又如桌子的腿,虽然有直腿弯腿三弯腿等之分,然每一种形的把握非常考究。直腿的上下之宽的变化与外挓多少,弯腿的形变,与腿外弯形与内弯形的曲率变化,足部的勾势是隐还是露,是刚还是柔,这些细微变化均要求相互协调相互呼应,既要顾及每部件的意韵,更要顾及全器的整体美感,若一部件有失,则必会影响全器。

另外,通过二维样形裁挖的部件以及二维图标注的尺寸,难以感观到三维立体的效果,每一个部件的断截面是方是圆,或打窪或起鼓圆或其他线脚或修圆角,图标难以达意,人文形样及艺术意韵,难以数据标注。所以,传统家具十分讲究打磨,打磨不是简单的磨光,而是进一步的校正,形与势的提升。高明的匠师还要表现出(使用)时间的岁月沧桑及老味。

所谓木工打样,磨工塑形,家具的细微变化亦如书写的点划变化,都是匠工的“心、手、眼、物(画)”,观者匠心的五元合一,其心理过程,难以言表。木工的搭架造势,磨工的校形觅韵,势与韵形成整个结体的精神,与书写文字一样,书写前心里立架在先,尔后才是书写时的点划勾勒等运笔(意在笔先)。 匠心是一种不言的且通过器物来表述的一种心智活动,而器物所呈现的,除形材美韵外,隐藏有中国人骨子里的一种笔墨精神(指经典家具)。一种精神的物化,经典家具的精神气质是由工匠们“写”出来的。未标题-1-恢复的-恢复的_03.jpg

四、勃发向上的逻辑本质

中国传统家具与书法及绘画,都讲究骨子里的韵律,除了每一部件(每一笔)自身的韵质势向(笔势)外,更多的是部件与部件的连接,以及连接后形成的各个空间形态。这种多个的虚白空间又组合成较为复杂的虚空三维组织,且与实杆构件交融并相映成辉,形成意韵丰富的构造结体。在实杆架构上也在感知虚白的“度”。比如我们常说的,这二字枨间距太密或太开,这罗锅枨太低,这两腿间距可再稍开点,扶手杆太低了等等,说的是部件,实质指的是虚白(开合间距)。这些虚白(开合间距)同样是构成的一部分,又是依靠实杆部件来呈现的,如同书写一样,点划横竖有了,关键要看落笔位置,立(间)架对了,字才正,每一笔的形与势才有意义。

这类多个小虚白构成的大构架,存在着殊多个不同的比例,相当书写时讲究落笔。比如“月”字,中间两横划,间距是一回事,高低又是一回事,间距对了,但整体(指两横划)位置偏下,则整个“月”字,气就下沉,整字痿而不挺。条案家具的二字枨也同。桌面边枋下的罗锅枨或直枨,也有宁上不下等术语。家具与人体一样,需要有一种“上挺”的视觉意向,人的长腿常常能衬托起整体的帅气。四出头、翘头、卷球足以及修长(杆)的灯挂椅等追求的意韵,也都是有着“向上”的联想。特别是圆角柜的大小头,案子的挓腿,椅子的挓腿,所谓四腿八挓,不但是腿自身的上细下粗,还要有腿与腿间距的上窄下宽,这类下宽(粗)上窄(细)的形意,形成多个隐约的锥形(三角形)。结构稳定而又有向上聚合一点的意觉暗示,其本质就如同竹子生长“向上”一样,苏轼的“不可居无竹”就有时时向上的精神暗示,君子爱竹,虚心向上。